小天使的SuperSing :)

曾用名 小天使sk的小狮子

20160820--20180820…………一直都在~

【SK】无尽·寒秋

大晚上的被虐到了~即使嗑了那么多糖,也没止住我的眼泪…

雪和叻:

高虐预警!!!
短篇链接(本文与其他文无关,完全私设)
《暖秋》:http://xuehele.lofter.com/post/1f78e6db_eeb526c8
《寒冬》:http://xuehele.lofter.com/post/1f78e6db_eea9a041
正文: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Singto一直以为那些暗示性的话语足够让对方明白了。
当年与他在南山塔挂在一起的锁丢失之后他还和粉丝抱怨说有人偷了锁。
看他那么在乎一定也和自己一样,内心有着说不尽的爱恋吧。
那是他们挂在一起的锁呢。
后来故事的发展并没有那么顺利,幸运一点都没眷顾他。
Singto二十八岁,Krist二十七岁的时候,Krist给他发了一张合照。
或者说,向他宣告他的爱情。
对方是个典型的泰国美人,有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他。
Singto死死地盯着那张照片,很久,最后只苍白地给对方一句恭喜的回应。
当你在乎的人有了圆满的爱情,他该怎么去面对他。这真的是一个大问题。
幸好,他是一个演员,喜怒哀乐信手拈来,除了心沉沉地,没有什么大问题。
Krist的恋情曝光在Krist二十九岁,他自己主动在推特上与他的粉丝进行了说明,将所有的攻击都挡了下来,包括他们的CP粉。
Line:
S:对不起,让你承受那么大压力了,需要帮忙吗?
K:不,哥哥,你就看着吧,不要为我开脱,我怕。
Singto不懂他在怕什么,但那一场纷争持续了一个星期还是沉了下来了,Krist顺利地打完了这场战。
心疼他的同时却隐隐有些失落,Singto意识到自己不该有的想法时,狠狠地喘了一口气。
K:哥哥,最近好累啊。
从前Krist跟他撒娇抱怨的话,他都会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的,很多时候他只要张开手,对方就会很自觉躲到他怀里来,嘟囔些语气词,可爱得像个孩子。
Krist没有从他哥那里得到他该有的拥抱,Singto正看着他发呆,透过他,望着不知何处。
K:哥!哥!
Singto回神过来的时候抱歉地笑了笑。
S:怎么了?
K:不准发呆!真是的!
Krist轻轻推了Singto一把就离开了,Singto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看着自己空着的手。
抱歉,即便拥抱你的欲望是那么强烈,我也没有资格。我对于你,从来都不单纯。
Krist结婚在三十周岁的后一个月,深秋,泰国的秋天还是那么热。
Singto仔细地给自己挑选了衬衫,西装,裤子,袖扣,他曾夸赞过的耳环,他放弃了带任何一条手链,因为他们曾为这个事争执过。
出门之前下了场极大的雨,Singto在门口看了一会,思考着该怎么样才能妥当地到达现场,不带一点狼狈的那种。
所以他打电话给了自己的经纪人,等待的期间雨停了,雨后的空气是被安抚过的燥热,刺激得Singto打了个喷嚏。
Singto到达会场的时候不出意外的被采访了,随后才进入里头,Krist穿着正式的礼服,见到Singto的时候往前挪了一步。
他以为会得到对方一个拥抱,但Singto握紧了拳头伸手,与他拳与拳相碰,这一碰,Singto觉得自己心都碎了。
S:恭喜,Krist。
K:啊,是,谢谢哥。
婚礼隆重地举行,Krist温柔地看着他的妻子,也给他唱着情歌。
他们曾讨论过婚姻的话题,那个时候,他们都还算是少年,因为干净得像白纸。
K:哥,你以后的妻子会是什么样的?
S:希望他贴心一点,希望在我们婚礼的时候对方能为我说情话。
Singto落座在同事的那张桌,紧紧地握着手上的酒杯,在Krist下来敬酒的那一刻,将满杯的酒一饮而尽。
去他的爱情,你不过是不敢打扰他的胆小鬼!
S:以后可不是孩子了,要承担家庭的责任了。
K:我需要安慰的时候,哥还会拥抱我吗?
不知是不是Singto的错觉,他觉得Krist说这句话格外认真。
Singto放下酒杯,碰了两下Krist的袖子。
S:你的妻子会陪伴在你身边,我希望你以后都远离难过。
那场婚礼的最后Singto醉了,只有Krist知道,因为后来Singto一直直勾勾地盯着他。
很多年前他曾迷失在这样的眼神中,误以为对方对他产生了爱情,但时光蹉跎,他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Krist借口与Singto聊天,推了很多酒,紧握着Singto的手臂绕到僻静的地方。
K:哥哥,不要再看着我了。
醉酒的Singto迟钝得转不过来,Krist靠近他,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K:我的妻子很漂亮对不对?我会对她忠诚,也会幸福一辈子,哥哥,赶紧找个人结婚吧。
S:Kit。
Singto茫然地看着Krist将他送上回去的车,Krist还笑着摸摸他的脸颊,顺带理了理他的头发。
K:哥哥喝醉了,可真可爱。
是啊,可爱到让他都想逃婚了。
可你自始至终都那么沉默,不回应也不主动。
Singto后半夜酒醒了,感受到肩膀的疼痛,不自觉地摸了摸,头疼地扶了额。
他无奈地笑了,想起了很多年前Krist在节目上,拥抱的时候他也是狠狠地咬了自己一口,然后看着自己,不停地解释。
K:我很想他,我太久没见他了,我真的很想他。
我很想他,我也很想他,只是心,再不能为他跳动了。
后来Singto拗不过家长开始物色对象了,性格温柔长相迷人的Singto却没能寻找到合适的对象。
Krist与他报喜的时候还调侃了他。
K:哥,如果我妹妹没嫁人,我肯定把她介绍给你。
S:我从没见你给我介绍对象。
对面沉默了许久,Line一直显示已读未回。
K:抱歉了抱歉了,我妻子孕吐了,我稍微看了一下。
K:哥哥,真的可以考虑结婚了。
S:我也想结婚,可总是无法爱上一个人。
K:结婚之后更多的是一份责任。
S:这是我跟你说过的话。
K:你还说过你爱我,怎么就不见你记得呢!真是的。
S:我忘记了。
Singto后来已经放弃了,与自己的父亲长谈过后得到了随缘的许可。
Krist结婚一年的时候妻子的胎像一直不稳,Krist总是从他这里寻求安全感,日夜的工作还有来自心灵深处的折磨,Singto决定放松一下自己。
他出家了。
他出家的那一天特别叮嘱了Krist要过来,他的枕头没有给任何人,因为他没有人可以寄托。
父亲给他剪了第一缕头发,Singto剃度完成之后拥抱了Krist。
S:我为很多人祷告,包括你和你的妻子,希望你的孩子平安降生。
年过三十的Krist在那天还是哭了,所有人包括媒体都见证了他哭成小孩。
K:哥哥,你怎么剃光头还这么好看。
S:我们算一起长大的,别说这种话好吗?小孩一样。
Krist后来有两个小孩子,如他们当时约定的那样,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女孩三岁的时候男孩五岁,Krist带着他们去Singto所在的庙里还愿。
Singto看见Krist的时候安静地笑。
S:这个女孩子长得很像你。
K:那你抱抱她好吗?
Singto没有推辞,小孩被抱起,怕生,却紧紧搂着Singto的脖子。
S:她真可爱。
K:我把她送给你当孩子好吗?
S:不啦,我会有自己的孩子的,我要还俗了。我父亲身体不好,我要回去照顾他。
K:哥哥,你能抱抱我吗?
S:怎么还跟孩子一样,抱歉Krist,我抱着她就没有办法抱着你了。
Singto还俗之后又开始蓄起了头发,当他摸到自己的头发的时候总觉得恍惚。
似乎回到那一年,Krist送他上车,摸着他的脸,有给他整理头发的模样。
他说:哥哥喝醉的模样可真好看。
父亲身体不好,Singto也没接太多工作,很多时候都陪着自己的父亲,父亲在出家之后养了一只猫,Singto亲自选的,当时接来的时候小小只,现在成了大胖橘,整天赖在Singto身上,陪着父子两个一起晒太阳。
偶尔父亲也和Singto聊起他的感情生活,催倒也不催,就是一句一个可惜,自己的孩子居然没动过恋爱的念头,就这么孤独一人到现在。
Singto在某一次趴在他父亲的腿上,泪眼婆娑地开口。
S:爸爸,我尝过恋爱的感觉的,那是个男孩,总跟在我旁边哥哥,哥哥地喊我。
父亲抱着那只大胖橘,摸摸自己家孩子新长的发。
情深情深,爱情总是这样,让人悲伤。
Singto一直未娶,Krist来找他找得频繁,两个人甚至因为这个事起了争执。
S:我学不会将就,也做不到勉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爱情。
K:哥哥,你让我感到害怕。
那个时候Krist的小女儿11岁了,跟在Krist的身边,看着两个人尴尬的气氛,伸手扯了扯Singto的袖子。
Singto难过地蹲下身,温柔地摸着她柔软的长发。
S:以后,不要再来了。
他们彻底断了联系,一直到Singto的父亲过世,Krist才再次出现在Singto身边。
S:抱抱我,Krist。
Krist伸出手,Singto却没有投入他的怀抱,只是站在他面前,安静地掉泪。
K:哥哥,你哭的样子丑死了!
Krist话一开口,难过地蹲下来,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
Krist最终还是让自己的女儿去赡养Singto,因为他们都老了。Krist总带着自己的女儿去探望,他看见谁都不笑,只有看见那个孩子的时候,才会露出几分笑容。
S:她长得和你年轻时一模一样,Krist。
K:我把她送给你当孩子好吗?哥哥。
S:我看见她,总想起那个时候,自己爱着你的模样。
年轻时没能说出口的话,老来怎么就轻易诉说出口了呢?
Krist从那一次过后就没有来过了,他的小女儿总会过来看他,Sing爸sing爸地喊他。
最开始他总是抗拒的,后来也就放任她了。
爸爸养的那只大胖橘在父亲过世之后丢失了,后来K的小女儿给他带来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猫,瘦瘦弱弱的,发着虚弱的叫声。
黑色的小猫,脖子有一撮白毛。
熟悉过后他会和Krist的小女儿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
S:他以为我喝醉了,确实是醉了。但是他吻了我一下,这让我心碎得无法言说。
对方回问了一句:那个人是我爸爸吗?
S:不,不是,那个人不是。
那个人,至始至终都是他的弟弟,只属于他的弟弟,无法加上其他前缀。

【全文私设,这一篇从很久之前就有了开头,只是昨天突然看到了那句话:听说爱情,十有九悲,这篇文居然就这么出来了。
过程不美好,结局不美好,所有的设定都不美好,我很痛苦,却很倔强地写完了,为了那一个伏笔:我爱着的那个男孩总是哥哥哥哥地叫着我】【支撑我写下来的居然是这么一句话,哭!】

Apulaoye:

20180721 FM In HK 3p
Singto
我知道我们哥哥很性感很撩
他可以撩 但是你不可以上手 爸爸妈妈是这么教你对待陌生男子的?
希望好好尊重他们,泰星已经很平易近人,不要消费人家的善意